香港極限運動聯會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Extreme Sports

Archive for 十一月, 2010

2,474 views

2010亞洲盃極限運動錦標賽

十一月 25, 2010 6:21 上午

2010亞洲盃極限運動錦標賽將於台灣舉辦,這是計2002年後再次於台灣舉行。
賽事分為三個單項 (aggressive inline, skateboard, bmx) 以公園賽事形式進行(比賽方式待定)

賽事評審將由亞洲極限運動聯會(A.X.F)派出裁判仲裁賽事,
本會成員MAK Wing Lun及Warren R.M Stuart將分別出任比賽的特技直排和滑板的主裁判。

另外,本會將派出運動員前往參加賽事,代表隊名單如下。

領隊:MAK Wing Lun / Warren R.M Stuart
特技直排(Aggressive Inline):HUNG Sai Cheong, TSUI Alexander Cardinal
滑板(Skateboard):LUK Chun Yin, TANG Chun Yin Johnnie
自由式BMX小輪車(BMX):NG Ngok Fung, SIU Chun Hin

比賽日期: 2010年12月2-5日
比賽地點: 台北市極限運動訓練中心(忠孝東路七段,捷運南港站2號出口)
比賽內容: 特技直排,滑板,自由式BMX小輪車

(場地圖片)

影片介紹

3,933 views

2010-11-20太陽報訪問

十一月 20, 2010 3:01 下午

SUN追擊:康文署玩死X Game

BMX小輪車、滑板等多項的極限運動(X Game),在BMX亞洲車神王史提芬昨在亞運會小輪車項目男子越野決賽中奪冠後,成為全港熱話,連帶一向少人理會的場地問題都備受關注。本報追擊發現, 康文署對X Game認知不足,在已興建或即將落成的場地設計上有兩大問題,包括設施不符合國際標準,及以為各項X Game不能共存,多個場地只限一種運動使用。專家及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均指出,外國大部分場地容許多項X Game共存,直斥康文署做法浪費公帑外,還會分化不同X Game運動員,窒礙本港X Game發展。

X Game一詞源於歐美,中文譯作極限運動,泛指滑板、直排滑輪、BMX小輪車等危險性較高的陸地運動,而水上運動也包括風帆衝浪及滑水等。八、九十年代在外國流行,後來逐漸受到本港年輕人歡迎。


(按圖放大)

星滬容許一場多玩

本港康文署也興建了多個X Game場地,但在使用方式及興建設施兩方面,備受批評。首先是使用方式,外國場地容許不同X Game同時使用,玩家只要守秩序,一個跟着一個使用,便不會構成安全問題,例如位於上海、屬全球面積最大的SMP滑板公園,及新加坡近年落成的極限運動 公園Xtream Park,都是以此形式開放。


(按圖放大)

反觀康文署只有在○四年六月,於荔枝角公園興建的極限運動場,容許滑板、BMX及直排滑輪共存。後來在柴灣、葵 芳、青衣及天水圍等地建成的滑板場或BMX單車場地,則規定只給予單一運動使用,即滑板場只可踏滑板,不容許踩BMX;BMX單車場只可踩單車,滑板嚴禁 攜帶入內。

三個正在興建的X Game場地也是同一做法,其中一個是位於黃大仙蒲崗村道公園的BMX單車場,場地由澳洲著名滑板場設計公司設計,經本港一眾滑板玩家測試後認為合用,康文署卻認為場地只適合BMX使用,預料到明年啟用時,只開放予BMX使用。


(按圖放大)

另外兩個是位於粉嶺安樂村上,兩幅相距只有約五分鐘步程的土地,將興建設施相若的滑板場及BMX單車場,分別供踏 滑板及踩單車者使用,興建費用合共約五千萬元,預計在一二年完成。惟康文署的做法被批評為浪費資源,亞洲極限運動聯會官方主裁判的麥詠倫(Alan)表 示,只要將兩個場館合二為一,再調節使用時間,便可應付兩種X Game需要,政府亦可因而節省大批開支。

死撐為安全拒改善

Alan 說:「滑板或者BMX用嘅設施都係一樣,但政府夾硬要分開,唔單只嘥錢,仲搞到我哋要去遠啲嘅場玩,好唔方便。政府只會分化唔同嘅X Game運動員,窒礙本港X Game運動發展。」

此外,大部分建成的X Game場地,設施都有問題,如將用作助跑滑翔的跳台高度及弧度降低。據悉,當局的做法是希望場地安全點,卻不知道這做法已令場地違反國際標準,令運動員 更容易受傷。多名玩家直斥當局做法非常荒謬,玩家細哨說:「政府以為咁就會安全啲,但係就無考慮到極限運動要點先玩到,依家反而令到我哋更加容易跌傷。」


(按圖放大)

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指康文署沒參考外國做法,夾硬分開不同X Game,非常官僚,他認為適合場地對運動發展很重要,康文署要盡量發揮場地作用。可惜康文署依舊無意改善,發言人死撐謂滑板場及BMX單車場,分別為滑 板及BMX使用者而設,因而不適合同時開放予滑板及BMX單車使用者共同使用,藉以確保安全。

X Game發展苦盡甘來

X Game在本港發展,可說是苦盡甘來。X Game曾經歷過一段黑暗時期,因缺乏相關場地而衍生大量問題,更一度被康文署封殺,當年X Game玩家更慘遭外界白眼。

早年香港缺乏相關場地,迫使一眾X Game玩家走到公園或街頭練習,但由於市民對X Game缺乏認識,把它與不良活動掛鈎,加上玩X Game會產生噪音,令不少居民都反對在居住地區設立X Game運動場,甚至歧視一眾X Game玩家。玩了六年滑板的景耀,便試過被居民破口大罵的滋味:「有次我拎住塊滑板喺公園度抖,無端端有個人走埋嚟踢我塊板,仲用粗口鬧我。」

惟負責推動本港運動的康文署,當年不但無視X Game玩家對場地的需求,更以不同藉口封殺他們。如於○五年落成的大埔廣福公園,啟用後使用率一直偏低,有區議員提議把公園改建為極限運動場,但康文署 竟以公園內主要為靜態設施為由拒絕,康文署更曾在將軍澳一公園的坐椅上加設扶手及鐵枝,以圖趕絕一眾X Game玩家。

網上電子版:
http://the-sun.on.cc/cnt/news/20101120/00410_031.html
http://the-sun.on.cc/cnt/news/20101120/00410_032.html